637 抱大腿(七千字大章)_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637 抱大腿(七千字大章) (第1/2页)

    那是陈叔叔的儿子,苏钰记得他好像比自己小一两岁来着,童年时挺熟的,少年之后见过几次,然后就没见过面了。

    陈叔叔有一子一女,女儿是姐姐,和苏钰同岁,从苏钰进包间开始,她就带着审视的目光在端详苏钰。

    陈叔叔叫陈国华,很有时代背景的名字,不像她爹苏桐,名字取的有点朝前,应该叫苏爱国苏建军什么的,才符合那个时代的背景。

    两家的渊源很深,在苏桐还没有发迹之前,曾经千里迢迢的北漂过几年,当时的苏桐还在最底层挣扎,而陈国华就是他的老板。

    几年后,攒了点钱的苏桐辞职创业,怀着一腔壮志追逐梦想去了,可惜梦想被现实大海狠狠拍下,他破产了。

    那段最落魄的日子,苏钰的妈不离不弃,贫贱夫妻对未来心怀憧憬和希望,继续拼搏。所以后来,苏钰的母亲憎恶苏桐,是有道理的。

    始乱终弃的男人最无情。

    苏桐开始第二次创业,到处拉投资、借钱,那会儿贷款可不容易,不像后来,贷款跟玩儿似的,国家为了拉升经济,疯狂印钱,谁都可以轻易贷款,大量资金投入市场,中国二十年的经济腾飞,其中就有这个因素在这里。

    陈国华就是在苏桐最困难的时候,伸手帮忙的那个人,他以投资的名义,注入很大一批资金。

    创业的人都知道,从一千万到两千万,或许会有麻烦,但绝不算太难。但从一千块到一千万,难如登天。

    所以这个恩情,苏桐记了很多年,他历经风雨的人生中,生意上的伙伴很多,但在功成名就后,能掏心掏肺的朋友,不多。

    陈国华是其中之一,苏桐很重视他们之间的情谊,苏钰出生到小学这段时间里,两家来往很密切,知道苏钰初中,陈国华应个人原因撤资,而苏桐把事业重心转到自己家乡沪市,沪市的环境比京城更好,因为这里是国家的金融中心,得天独厚的地位优势是任何一座城市无法比拟,包括京城。

    苏钰和陈萍,也就是陈国华的女儿,同龄,既是玩伴,也是死敌,小时候的死敌。

    至少陈萍是这么认为的。

    陈萍自幼家境优渥,是家里的小公主,来自长辈的溺爱,养成了刁蛮高傲的性格。

    她和苏钰认识的那一年,才干上小学,陈萍穿着公主裙,布娃娃和玩具能堆半个房间,而苏钰只是一个衣着普通,看着棒棒糖会流口水的小女孩,只是这个小女孩精致的有些过分。

    看到这么漂亮的小女孩,陈国华和妻子都喜欢的不得了,拿出玩具和零食招待,那些原本是陈萍的东西。

    那会儿,苏桐还在创业初期,要钱没钱,又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和陈国华交朋友其实是高攀了,他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聪明伶俐的女儿,苏钰自幼就是学霸,在借读的小学里,成绩全年级第一。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样就显得陈萍特别一般。

    陈国华夫妻当时感慨:钰儿真聪明,我家萍萍有她一半就好了。

    这在高傲的小公主听来,简直是侮辱。

    于是在双方父母期待的让她们各自玩,交朋友的时候,在自己的房间里,陈萍凶巴巴的对苏钰说:“别吃我零食,还有玩具也是我的。”

    苏钰小时候可嘴馋了,吃着人间美味长鼻王,说:“那我就和叔叔阿姨说你欺负我。我会哭的,现在就哭给你看。”

    陈萍怂了一下,爸爸那么要面子的人,自己欺负客人的孩子,表现的太没家教,事后肯定要挨骂甚至挨揍。

    陈萍就说:“那你以后都要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不给你长鼻王。”

    苏钰一点都不怕,说:“可我不听你的,我还是有长鼻王吃啊。”

    陈萍无言以对,第一次被同龄人用智商碾压了。

    那一次她发了脾气,在房间里大喊大叫,然后苏钰哭起来。

    外面聊天谈事的家长们听到动静,进屋,苏钰恶人先告状(陈萍眼里是这样的)哭着说姐姐欺负她。

    陈萍大声说没有,发着脾气,但她越发脾气,大人就越相信她欺负人。

    事实上她确实欺负人了。

    事后被父母狠狠教育。

    既然是合伙人的关系,苏桐少不了登门拜访,或者陈国华登门做客,苏钰和陈萍每星期都能见面。有时候还会在一起做作业。

    两个妈妈检查女儿的作业,陈萍总能听到妈妈恨女不是钰,恨钰不是女的感慨。

    到后来,苏桐生意越做越好,苏钰的衣服也越穿越漂亮,零食也越买越贵,玩具越来越多。

    陈萍最后一点优势也荡然无存。

    苏钰和陈萍的关系,类似于秦泽和秦宝宝。

    一方总是那么高大上,一方在她们的阴影里苦苦挣扎。

    不同的是秦泽的姐姐既能么么哒,也能啪啪啪。

    陈萍在苏钰这里得到的,却只有扎心。偏偏她从小性格就骄傲,爱攀比。

    后来的少年时代,她们偶尔见面,也是火药味十足,苏钰也不是温婉的性格,没少干故意扎她心的事。

    陈国华感慨道:“海归博士就是不一样,钰儿一定把公司打理的很好吧,我记得是叫聚利投资来着,是吧?苏桐,你这女儿我是羡慕很多年了,再看我家萍萍,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

    一句话,不但陈萍脸色不好,苏桐一家也有点尴尬。

    陈妈妈说着公道话:“萍萍不是在帮着你打理公司吗。”

    陈国华:“嗨,她这水平,整天在公司就摸鱼。”

    陈萍不耐烦道:“爸,你烦不烦。”

    说话的同时,她目光不经意的瞟向苏钰,见她面对微笑,淡泊超然的样子,心里哼了一声。

    多年不见,她是越来越漂亮了,难怪弟弟一直偷偷打量他。

    还有身边的未婚夫,时不时的看苏钰一眼。

    陈萍瞪了眼男朋友,后者尴尬一笑。

    男人看到美女,大美女,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这是自然现象。

    苏钰风华正茂,个头高挑,还是号称三大制服之一的ol套装,她穿这种套装,就是纯天然的制服诱惑。

    苏桐喝了口酒,插科打诨,“你这话说的,姑娘家,能找个好老公就行了。我还觉得钰儿她事业心太强呢,这把年纪了还没找男朋友。”

    陈国华惊讶道:“不能吧,钰儿没男朋友?”

    他注意到儿子的眼睛刷的亮起来。

    苏桐对女儿和秦泽的事,只能说有个大概的印象,但不是很明确,因为苏钰没正面说过,也没带秦泽回家见过家长。

    母亲那边的亲戚倒是知道,但苏桐和前妻的关系......双方老死不相往来了好吗。

    苏钰没说话,露出一个含蓄又内敛的微笑。

    陈国华夹口菜,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沉得住气,可把我们这些长辈愁怀了,陈庆也没对象,你们年轻人有话题,你们聊聊?”

    很多人都有娃娃亲的情结。

    年轻人幻想有个帅气或者漂亮的娃娃亲对象。

    大人则很热衷和至交好友结娃娃亲,这种现象以前很普遍,不过随着年代变化,讲究自由恋爱,父母之命不管用了,娃娃亲才渐渐消失。

    陈国华含蓄而隐晦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加个微信?”陈庆拿出手机,期待和火热的目光盯着苏钰。

    苏钰一愣,微笑,拿出手机和他互加好友。

    其实她沉默是不方便说,当然也能解释说自己有男朋友了,没必要一定说秦泽的名字,可心里气苦啊,就没心情说话了。

    两家的关系这么好,不好意思拒绝,索性只是加个好友,不算什么。

    陈庆心满意足的收回手机,面带微笑,对于一直单身狗来说,拿到一眼让自己惊艳的女神微信号,是今天最大的收获。苏钰的反应也让他心喜,没有高冷,没有疏离,很矜持很礼貌。

    苏桐还记得自己是个父亲,交情归交情,但不能忘了为女儿把把关,就问道:“陈庆现在做什么?”

    陈国华没好气道:“刚毕业时说好到公司历练,慢慢接手,干了大半年就辞职了,和朋友合伙开了家娱乐公司。”

    苏桐说:“很好啊,在京城搞这个,很有前景。”

    娱乐圈里,大红大紫的明星,绝大部分都是北影和中戏毕业的。因此京城的娱乐公司很多,产业发达,这沪市不能比的。

    “苏叔,有前景是没错,但竞争也大,好苗子根本抢不到,还得要雄厚的资金支撑。时代不一样了,从零开始经营娱乐公司,百分之九十的小公司都在苟延残喘,需要另辟蹊径,所以我和朋友开发了手机直播平台,先从平台上培养女主播,既然挣钱,又好苗子,也能带进娱乐圈来,这样的方式更容易捧红新人。”陈庆道。

    说完,他看了苏钰一眼。

    苏桐朗声笑道:“年轻人,思路就是灵活,老了,跟不上时代了。”

    苏桐和陈国华碰杯。

    陈庆道:“我们这个时代,比您和我爸当年其实更难,但仔细看,机遇还是很多的。有钱有资金,投资娱乐圈绝对不会亏,看看现在娱乐圈很火的秦泽就知道了。他的成功,除了自身才华,大半是靠运气,我也想试试能不能做到他那样的规模。”

    桌上一片附和声,苏桐一个劲称赞他有志气。

    “运气?”

    就是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自苏钰。

    她笑吟吟的反问:“哪里是靠运气?我记得秦泽还不是富二代呢,他是白手起家的。”

    陈庆心里一动,问:“苏姐姐喜欢秦泽?”

    他的意思当然不是那种喜欢,而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

    苏钰笑了,眼儿弯弯,“喜欢的不得了。”

    陈庆把苏钰眼里流露出的温柔当成是女人的花痴,心里不太舒服,便道:“所以他才靠运气,他的原始资金怎么来的?”

    苏钰:“炒股。”

    陈庆:“对嘛,去年那波牛市,让他狠狠捞了一笔,如果没有这个运气,从无到有,一直到现在的规模,他得用多少年?叔叔您说对吧。”

    他想从苏桐这里得到认同。

    苏桐尴尬点头。

    陈萍身边的男人附和:“确实是这样,他直接跨过最艰难的起步阶段。”

    陈庆侃侃而谈:“一年多的时间,从炒股到天方娱乐,他现在起码有几十亿的身价,甚至上百亿。确实很厉害,现在大家都说他是一个传奇,是九零后励志榜样,是不可超越的丰碑,但其实大家把他神话了。如果没有那波牛市,恰好让他抓到了,他是做不到这个地步的。时代造就了他,当然,他是真的厉害。”

    中二少年看不起人,会鼻孔朝天骄傲的说:他很厉害,那又怎么样?

    成熟点的男人看不起人,会“谦虚”的说:他不怎么样,但确实很厉害。

    顺序不一样,效果也就不一样,后者给人听着就成熟内敛多了。

    但意思其实一样,都是不屑。

    苏钰眨眨眼:“可能在股市里捞金,难道就不是靠本事了吗,变成运气了?”

    满桌的附和声一滞。

    陈庆辩解道:“这不是碰到牛市了嘛。”

    苏钰笑吟吟:“牛市亏到跳楼的也不少吧。”

    陈庆想了想,没想出反驳的话,神色有点尴尬。

    苏钰道:“不过还好了,比苏昊有出息多了。”

    苏昊母子俩脸一黑。

    陈庆顿时恢复笑容,不过,场面又有点尴尬了。

    后妈阴阳怪气道:“只要你有出
  637 抱大腿(七千字大章)-->>(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记住手机版网址:m.xinbq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