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不同寻常的人_夜行者:平妖二十年_新笔趣阁_手机版
返回第四十七章 不同寻常的人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为@吴�� 加更)

    都说“六扇门中好修行”,这句话不仅仅体现在小狗的身上,在邹国栋这儿也是行得通的。

    相较于第一届高研班的实战演习时,这个时候的邹国栋,要强上太多了,不仅仅是修为,连随身的法器,以及毫不吝啬、不断扔出的符箓,都能够瞧得出邹国栋其实是大有收获的。

    想必这也是邹国栋之所以削尖了脑袋往体制内钻的原因。

    他成功地完成了自己当初所要实现的梦想。

    然而即便如此,在那个手持日本鬼刀的和服中年女人面前,邹国栋却还是落入了巨大的下风之中,岌岌可危,仿佛只要一个失误,就有可能身首异处。

    他的剑再快,终究抵不过那轻轻挥舞,便有无数冤魂呼啸的长刀。

    那里面蕴含的力量,并非是邹国栋所能够阻挡得住的。

    此时此刻的邹国栋,单论实力,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已经不逊于夜行者之中的妖王级别。

    但是,他的对手,却更强。

    铛!

    又是一声铮然之声响起,紧接着邹国栋手中的长剑,却是在重压之下,被那中年女人给一刀斩成了两段。

    而他本人,也被那巨大的劲气震伤,飞向了十几米之外的一棵大树上去。

    砰!

    他的后背重重地撞在了树上,将那棵大树给直接撞断了去。

    好恐怖的力量。

    下一秒,那中年女人脸上浮现出了狰狞的表情来,双目赤红,与那鬼刀一般颜色,人却如同利箭一般,朝着邹国栋冲杀过去。

    迎风一刀斩。

    场中所有关注到这一场景的人,都觉得邹国栋死定了。

    事实上,连邹国栋,都觉得自己没救了。

    然而只有一个人不这么想。

    那就是我。

    咔嚓!

    一声炸响,那把炙热如烙铁一般的日本长刀,斩到了一根坚硬如钢的硬木棍之上,刀刃进去了一半,却最终停了下来。

    挡在了邹国栋面前的人,是我。

    鬼刀差点儿就要将我那根硬木棍给斩断,它实在是太犀利了,即便是我用了全部的劲力,将其护住,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抵挡住。

    要不是我动用了同样是源自于鬼刀,却最终被我升华过的那部分气息抵挡,说不定此刻的我,已经连棍带人,都给对方斩成了两半。

    只有真正与这个妇人正面交锋,方才能够感受到邹国栋刚才所遭受到的压力。

    事实上,埋伏我们的这些人里,高手自然众多,但最强者,并非是围攻崔蒹侠的那些,而正是我面前的这位妇人。

    她的计划也很简单,无外乎是“田忌赛马”,先让人将实力超强的崔蒹侠给围困住,然后有她出马,把实力稍微弱上一些的人给剪除掉,最后再来啃最硬的骨头。

    这样的想法是好的,而且也的确很有操作性。

    但是,偏偏碰到了我。

    我可不是一个甘愿受人操控的棋子,而是一个有着掀翻棋盘野心的人。

    刀斩在长棍一半的时候,卡住了。

    因为过程实在太快,所以这情况,除了当事人我和那中年妇人之外,唯一知晓的,就是我身后的邹国栋。

    自知必死的邹国栋瞧见了我,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久之前,他还装摸作样地训斥过我。

    我的低调,以及看上去实力不咋地的模样,还备受众人为之诟病。

    怎么突然之间,这人就蹦出来了。

    而且还挡住了这凶敌?

    邹国栋一脸懵逼,而那妇人却感受到了我的特别之处,她眯着双眸,紧紧盯着我,然后用英语问道:“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还是……缅甸人?”

    我说道:“chinese!”

    妇人问:“你、是、谁?”

    我并没有回答,而是淡然说道:“我的棒下,不杀无名小卒,报上名来吧。”

    妇人说道:“长泽雅杏,神户大川,是我的先生。”

    我听到,点了点头。

    难怪。

    难怪这把刀,会在她的手上,原来对方也是神户家族的人。

    我本以为这把刀,会落在神户大川的兄弟,或者他们家族长老的手中,却没有想到,居然被他交给了自己的妻子。

    因为刀已入魔的关系,作为使用者,受到里面戾气的影响,日积月累,必然也是一个冷漠残酷之人。

    我叹气,对她说道:“知道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没有心理压力了。”

    妇人听不懂,说道:“你说什么?”

    我说道:“我这人,一般来说还是挺讲究规矩的,譬如不会对小孩和女人动手,因为我敬畏的,是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但是,对于一个手持着沾染了无数国人血泪之武器的人,我会稍微降低一些自己的标准……”

    那妇人听到,冷然笑了,随后,她双目圆瞪,大声吼道:“虽然你很强,但还是……去死吧!”

    她张开嘴巴,口中吐出一口白气来,紧接着,鬼刀之上传递而来的劲力,陡然翻倍剧增,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给倾轧下来一般。

    恐怖的力量。

    这妇人陡然之间的爆发力,有一种火山爆发的威势,那硬木棍因为材质的先天不足,最终还是没有撑过,被直接斩断。

    紧接着,那周身充斥着红芒的长刀,斩落到了我的头顶上来。

    就在妇人以为此次必杀的时候,我却笑了。

    这个世界上,男人有一种神奇的东西,可以一会儿小,一会儿大。

    但我不同。

    我特么的有两根。

    铛!

    长刀再一次碰撞,不过这一回,它根本就没有斩进那棒子半分里去,反而被直接弹开。

    而这一回,我没有再作掩饰,而是对着那女人淡然笑道:“你刚才问了我一个问题,我本来不想回答的,但是怕你黄泉路上,却还是一个糊涂鬼,所以不妨告诉你一声,我是……”

    深吸了一口气,我急速吐出:“我是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观音菩萨指定取西经特派使者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孙悟空,帅的掉渣——把你个隆得动呐……”

    后世有一位名人曾经说过:“皮这么一下,唉,就很舒服。”

    对的。

    这一套说辞念完,理智状态下的侯漠就下线了,接替他的,则是一个充满了昂扬斗志、藐视一切的疯子和狂徒。

    场中两人的反应各有不同,勉强爬起来的邹国栋张大了嘴巴,仿佛能够塞得下一个拳头去,而另外一个人,则直接变得疯狂起来:“你就是那个杀了我儿的凶手,去死!”

    铛、铛、铛……

    战斗在一瞬间打响,心怀着血仇家恨的中年妇人长泽雅杏,对报上名号的我给予了最为热烈的“欢迎”。

    她手中的长刀,比先前要快上三辈,舞在狭窄的空间里,留下了一长串的残影。

    密林之中,那红芒将整个战斗现场映照得一片通红,仿佛地狱熔岩。

    而那鬼刀挥舞起来的时候,方圆数百米的树木都在晃动,树梢摇曳,无端有风吹起,呜咽声充斥了整个天地,那刀身之上浮现出来的黑色影子,无数苍白和狰狞的脸孔,将二十米之内的空间都给布满。

    原本一片混乱的厮斗场面,因为这妇人的彻底爆发而断然终止。

    就连围攻崔蒹侠的那一批人,都下意识地往后退去,一来是不想被误伤,二来也是觉得奇怪——为何长泽雅杏会这般的激动,有点儿敌我不分,来者全杀的架势。

    所以在那一瞬间,几乎是所有人,都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世界聚焦于此。

    无数人的心里,恐怕都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家伙,到底能够顶上多久时间。

    事实上,不管是敌人,就连我们自己的队友,恐怕都这么想。

    那长泽雅杏弄出来的阵势,有点儿太过于夸张了。

    就算是两位妖王在此决战,恐怕场面都不如这般。

    但是……

    我都说了,我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又怎么可能简单地遂了这帮人的心愿呢?

    不把这些家伙的眼珠子吓掉一地,我又如何会甘心呢?

    金箍棒在没有施加太多力量的时候,看上去就是一根一头粗一头细、平平无奇的棍子,因为有着息壤覆盖的缘故,使得土不拉几的,就像是一根泥巴棍儿似的。

    但就是这样的模样,在几番交手下来之后,人们意外地发现,事情并没有按照他们预料之中的那般进行。

    两人交手,处于上风的,却是那个平平无奇的小子。

    他提着一根古怪的棒子,正在追着长泽雅杏在打,而且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简直是在欺负寡妇的村头恶霸。

    这画风,简直有点儿不忍直视。

    而当我一棒子将长泽雅杏给挑飞的时候,所有人都吓到了。

    是出现幻觉了么?

    就在所有人都有点儿懵逼的时候,突然间,落于半空之中的长泽雅杏,身子突然间古怪地扭动起来。

    她的正脸十分反常规地扭动到身后去,四肢垂落,紧接着两只巨大的翅膀,从她的衣服里面,刺啦啦直接伸了出来,猛然一扇,一股极为腥臭的恶风,充斥天地之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凌晨系统维护,可能中断访问10分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